雲生結海樓。

楚云生,爬墙选手。
明年高考了,更粮极慢。
脑洞一整本,填坑在梦中。

—— 【DBH|警探组】延续(2)

前文及梗概走

1

*《500年の営み》AU。

*有对人类Connor的年龄私设。

-

————————

“我明白您现在还有很多疑虑,但是请您相信我。”


“相信你?”Hank的表情由呆滞转变成了难以置信的愤怒,“你是个机器人,我凭什么相信一台披着他名字的机器?”


“严格意义上来说,我是一名仿生人。”


“有什么区别!”Hank一把甩开他的手。他现在开始觉得被仿生人握过的皮肤都起了什么过敏反应。


Connor没有反抗。


“我理解有些人会对与仿生人共事感到不快,但是我被制造出来是为了陪伴您,填补您搭档的空缺。我可以为您做任何事,服从您的一切指令。”Connor顺从地低下头,“我的情人模拟模块不容许我有任何反抗动作。”


“那就把这个模块给我卸了,你用这张脸说这些话让我觉得该死的作呕。”Hank别过脸不去看他,“给我办出院手续,然后去警局。我要亲眼看看那小子给我留了什么话——你他妈听到我说话了吗?”


“是的,Lieutenant. 我按照您的要求卸载了RK特殊型情人模块,现在我们可以重新认识一下。”


看起来Hank的眉毛都要飞出额头了。老天,机器做的脑袋现在都可以自行删除程序了吗?


“我的名字是Connor,是模控生命派遣至底特律警局协助您办案的RK800特殊型警用仿生人。”仿生人站起来,将手里的药剂放回桌子上。“由于DPD人手不足,三个小时之前您的冬眠被紧急唤醒以处理新的案件。我现在去为您办理出院手续,但是您可能需要自行注射RA9号苏生合剂。”


仿生人大步离开Hank的病榻,带上门之前还不忘回头“贴心”地安慰自己的正在笨拙研究现代化注射器的共事者一番。


“不过我得说,您很幸运,紧急手术有77%的死亡率。最终居然完全成功了。”


在Hank更难听的话说出口之前,Connor一个闪身躲出了病房。


————————————

从诊所到警局的路很远,仿生人在街边上租了车开。Hank逞强没有注射针剂——当然为了以防万一它还完整地待在他的旧外套口袋里。


“你少给我开玩笑,我睡了二十年醒过来五个小时都不到,一觉醒来连自己的手机长什么样都不认识了。你从大街上随便拉个毛头小子都比我知道的多——现在你让我去负责什么异常仿生人的案子?我不干,Fowler,我告诉你,我不会接这个案子。”


“你用不着知道这么多。摸控生命送来的这个仿生人能帮你解决适应问题,我们需要你的直觉和果断决策。”


“别给我来这套。你知道我他妈看到这张脸的时候有多恶心反胃吗?给我东西。”


“你犯不着这么命令我!现在我是你的上司!”Fowler猛地起身,连带着把桌上一打深蓝色的资料板也给摔到了地上,“你要的东西都在你那个塑料人脑子里,别来找我要!现在,要么拿着档案去上班,要么把警徽交出来走人!”


玻璃办公室里一时间出奇的沉默。Hank抽了抽嘴角。


“二十年前的案子结了吗?”


“结了。”Fowler语气生硬,“那地方还在呢,现在大概荒了。”


“结了就行,这日子没法过了。”Hank苦笑一声,摔门走回了自己的老办公桌前面。仿生人扭头看看背对他们脊背弯曲的Hank,走上前几步蹲下来把Fowler刚刚摔到地上的资料一一收起。


“你倒是挺像他。”Fowler有意没意地瞥了仿生人一眼。


仿生人礼貌性地道了谢(这也是他设计的初衷),他盯着刚刚收拾好的资料。最上面一块资料的封皮是黑色的,比其他的重了不少——少见的纸质品。上面银色的凹陷刻着几个字母。


探员Connor·Anderson(1991-2018)


仿生人只是扫了一眼,系统判断这本资料与他被派遣至这里的理由无关。他抱着一摞电子板站起来,把写着自己的原型的那名人类的纸介质档案放回Fowler的桌子上。


“你拿去,是他留给你的。”


眼侧的灯圈闪烁了几微秒。“是。”仿生人点头,把黑色封皮的档案单独夹在胳膊下。


“祝您有美好的一天。”


————————————————

“这桌子怎么回事,跟我一起冻起来了还是怎么样?”Connor走近时Hank望着右手边的老照片和玻璃板大声抱怨。


老式的线索板上还残留着20年前的红冰案计划推理。密密麻麻的照片、地图、线条甚至一对儿搭档吵累了以后拿着记号笔涂写的恶劣玩笑。Hank的记忆仍然停留在20年前——尽管这一路上他已经目睹了一个全新的底特律市——在那个时间里他尚且拥有一切


“在您被唤醒的前一天,我接到模控公司的调令,按照我的记忆复原了他印象中这里的景象。”计算系统告诉仿生人应当尽量避免在Hank面前提及Connor的名字,“但是很多快餐店和甜品店至今已经停运,所以我没有找到合适的食品呈现在您的桌上。考虑到冬眠苏醒后的恢复期需要均衡的营养调配,我也不建议您继续食用...”


“哦,是吗?真贴心。”Hank打断了他的絮絮叨叨。


“是的,Lieutenant.”仿生人似乎没意识到这是一个不需要回答的疑问句,“刚刚DPD接到新的报案,是有关异常仿生人的。”


“听着。”Hank被他刻板毫无起伏的语调和独特的音色搅得难以冷静,“我不管你们那个什么公司派你来有什么目的,但是办案子的时候你给我老老实实在边上站着,不许动半步,也别用你这张臭嘴给我说半句话。你不是我的搭档,懂吗?”


“是,Lieutenant.”仿生人的程序当即作出了判断——他说的一句也不是真话。


说这些话的时候Hank甚至都不肯扫一眼他的脸。


————————————————————————————

从剧情角度来讲,我觉得Hank一定会后悔勒令Connor卸掉情人模块的...................

不过为了后续的车还是要卸的嘛


评论(3)
热度(30)
返回顶部
©雲生結海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