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生結海樓。

楚云生,爬墙选手。
明年高考了,更粮极慢。
脑洞一整本,填坑在梦中。

—— 【FGO|梅林罗曼/所罗门梅林】观测

*给@若眩眩眩眩眩 的生贺
(拖了多长时间了你还好意思说)
*是一个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的故事,如果有史实上的错误请多包涵。人物设定是按照FGO走的,关于魔眼(千里眼)的一些设定参考了二世事件薄。


——————————
0.

“你顶级的千里眼,兼收过去视与未来视。身居神代的最后一人,持有冠位魔术师无穷无尽的视界,甚至看到了三千年后人理烧却的一隅——怎么就没料想到今日?”

花之魔术师眼底浮起一丝笑容。罗玛尼·阿其曼嘴角上还沾着的草莓味奶油,对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似乎毫无反应,只是表情有一瞬间的失常。

这世上唯一还知道他身份的男人,梅林。

继续扯谎也没有意义,他知道眼前的人和自己一样,尽管擅长插科打诨,却无法被蒙混过关。

“有诸多事实我早就看到,不过我现在只是一介凡人。舍弃过去获得新生,已经没有了预见和回窥的资格。”

———————————
1.

迄今为止这双眼睛看到的大部分都和自我并无关系。

所罗门王是通晓神意的人,拥有广阔无边的未来视,他窥见的任何从未向任何人吐露,正如同他十指上禁锢着的十枚智慧从未摘下展示给任何人。

生来便是人王的冠位魔术师就算遇见了未来的以色列被巴比伦攻破了坚固的城墙都一笑了之。得知三年旱灾时也只是轻描淡写地对黎民百姓关切一番,言辞温和,仿佛有他在的地方就有神的眷顾,只消看着仁慈的王的脸,其他的就再也不重要了。

与其说是上天赐予他无穷的智慧和预见未来的权力,不如说这是上帝降罪于他的惩罚。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每天早上所罗门王带着清晰无比的梦境醒来,眼睛被不自觉的魔力耗损烧得微热,视线内还残留着千百年之后某场战争里某处断壁残垣。

但他依然带着温和的微笑,眼睛后面是空洞洞的虚无。

直到有一天他如往常一样从梦中抬起头来,看到了满眼亮丽的花海。

白色的魔术师诞生在遥远土地的中心,千年后的梦魔一经降世便吸引了所罗门王的千里瞩目。

所罗门王空荡荡的眼底终于生出微小的花来。

——————————
2.

“我们来说说王的故事吧。 ”

梅林摇晃着手里的杖子,说着自己说了几百遍也不腻烦的话。他的故事会永世传承,他将进入荣耀的英灵座。这个千年来唯一的冠位魔术师正享受自己独特的囚笼生活。阿瓦隆的圣塔下开满了紫色的花朵,但凡梦魔所及之处,生命皆为欢欣鼓舞。

“星之内海,瞭望之台。从乐园的角落告知汝等——汝等的故事充满了祝福。”

梦魔从不对他拥有短暂未来视的千里眼加以限制,一切随兴而来。其实神代后魔术退化得飞快,像他这样毫无顾忌铺张浪费以至于在囚笼的冗长岁月中竟然将千里眼的未来视消磨得一丝不剩的,恐怕是天底下独一份。

徒有魔眼的魔术师并不为此神伤。

他更加兴致勃勃地举目观测眼下的世界,歆享人类美妙的梦境和不辞辛劳编织的纹样。

丝毫不知未动一尺的自己早在千年前,就在心底空无一物的人王眼里撒下了花的种子。

——————————
3.

半个梦魔血统的冠位魔术师。

所罗门王的眼中倒映着那座光辉的塔。

自然,他死后会登上英灵座的。只可惜阿瓦隆遗世独立,不到世界的终焉,那男人就不会死去。

我们永远不可能有半分交集。利用天赐给他的无穷智慧,所罗门王镇定地得出了结论。他停止了观测。以色列早间的阳光已经照在了人王的额前,他站起来,走出屋子低眉作晨间的祷告。

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所罗门王的院子里忽地开满了梦魔的花。他到过这里。所罗门漫不经心地想。人王俯下身子拈起一朵方才盛开的花。他到过这里。

拥有无上智慧的所罗门王眉头紧锁。这是不可能的。也许只是我在睡梦中无意识发动的魔术投影。

“王——?”进来通报的侍臣呆立在了原地。

也许是白袍宽衣的人王伫立在花海中的样子过于不真实,有一瞬间侍臣竟然产生了王即将位列天使而去的错觉。

“无妨。”所罗门王的语气温和、平淡,他转过身来的时候又恢复了那个仁慈而淡泊的王,“恐怕是谁的恶作剧。不过其中的魔术术式在放射能量,接触多了对人不好,别让它们蔓延到寻常百姓家。”

他顿了顿,又回头看了一眼,似乎有些不舍。

“烧了吧,免得生事。”

——————————
4.

“生命是抹除不掉的。”大卫王面朝所罗门点燃的火焰,“梦也是抹除不掉的。”

所罗门的眼睛灼痛起来。

“罗玛尼·阿其曼?”白色的魔术师微微偏着头,似乎是没想到会在此时此地见到面前的人。人王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还是下意识伸出手去。

他倒在自己的过去与遥远未来之间。

——————————
5.

“我总觉得有一小部分魔力在被抽离。”梅林抚摸着白色的兽,“凯茜帕鲁格,我想我们被监视了。”

兽毫不留情地抬起爪子抓挠他的脸。

“当然,我知道啦,我是世界上最没资格说这话的人!”

“世界正在发生变化。”梅林待它平静下来,远目投向窗外的世界,“你代我去见识这番光景吧。”

冬木的圣杯已经落成,梅林注视着来自迦勒底御主的召唤阵中闪烁彩色光芒的符咒——职阶Caster,人王所罗门。

身着华服的魔术师一经召唤,梅林便倒抽了一口冷气,立即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这不可能。梦魔深呼吸着,他知道这个人兼有过去视与未来视,但是没有任何英灵能在召唤之初就洞穿自己的视线。千年来第一次,梅林被回视了。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次注视,但是他感到该死的熟悉——好像他们早就见过了一样。

所罗门王已经收回视线。阿瓦隆的圣塔之上,梅林若有所思地眯起眼睛。

这位人王,到底是哪一路货色。

——————————
6.

所罗门睁开眼的时候眼睛烧得厉害。频繁使用未来视到现实的投影对他的魔力造成了巨大消耗,他已经很少再见到过远时间点的未来。

他安静地躺在床上。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很快他就会提前去英灵殿报道了。

该结束了,身为人王的他这么想。

过去的一个月以来梦魔无时无刻不站在人王空无一物的心上。他的卧立行走,一眸一笑都借由冠位魔术师的未来视投影在以色列公元前灿烂的阳光下。所罗门熟悉他说的每一句话,包括那些严肃的、打趣的、甚至是不堪入耳的。

早在他诞生之前,花之魔术师半生的剪影就已经陪着所罗门度日了。

“再陪我最后一天吧?”人王支起身子望向窗边白色的魔术师,以及窗外火一般盛开的花海。

“梦是抹除不掉的。”大卫王对儿时的他的教诲,到如今才初见醒悟。

“王,今天要做什么?”

梅林转过身来,弯起的笑眼里是亚瑟王年幼的倒影。

——————————
7.

“他分明是在拿王找乐子,王大可责难他。”大殿上站在人王身边的白色魔术师撇撇嘴,“这人可是个聪明人。”

所罗门的未来视,他人无法见得,殿下无人发声。

“操之过急。一句责备话入聪明人心,强如责打愚昧人百杖。”所罗门慢慢地驳回他的提议,眼神在进言的臣子身上停留了几秒,“败坏之先,人心骄傲,尊荣之前,必有谦卑。”*

他说这话的时候梅林突然醒了。这里是哪儿?他显得迷惑。

梦魔以往观测从者梦境时从来不会有身临其境的感觉,更不要提就站着梦境的中心发言对话。但他现在站在所罗门王的梦境中,似乎他本身就是这梦的一份子。

梅林看着脸一下子涨得通红的臣子,不明就里回头看了一眼王座上的人王。所罗门得意地扫了一眼梅林,两个人一下子愣住了。

借由千年前人王的未来视、千年后梦魔的窥探,魔术的位面发生了惊人反转。大约是抑止力和时间的代行者也未曾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一时间他们完全无视了星球制定的魔术准则,相隔偌大时空在梦境里对视着。

“他能看到我!”两个人心里同时大声喊道。

梅林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心底一触即发,他知道了所罗门王与他对视时他莫名其妙的熟悉感从何而来——是那些见鬼的花。所罗门王的身上有那些生命的气息。

慌乱之中梅林无暇去想自己前世和这位魔术王有什么情缘纠葛,他倒退了几步,从侍从的身体里径直穿了过去。

所罗门站起来,一把拨开侍卫。

“王?!”

殿上大惊,从没有人见过人王如此失态暴躁的一面,好比是从空无一物的地方蓦然开出花来。

梅林在他看到自己之前直接停止了观测。

幻影消失了。

“王?”

在他刚刚站定的地方,所罗门刚刚经过的空间中,未来视的投影向他发出质疑。

所罗门回过头来,白色魔术师的眼中依旧是阿尔托莉雅的倒影。

————————
*「一句责备话入聪明人心,强如责打愚昧人百杖。败坏之先,人心骄傲,尊荣之前,必有谦卑。」:具体出处不明,莎士比亚说所罗门说过这句话。
———————————
8.

冬木的圣杯战争惨烈而残酷。这不是少男少女互相扶持的热血战斗故事,况且所罗门王的御主对圣杯志在必得,作为英灵而现世的人王并无多少歇息时间。

自从观测乱了一次,梦魔再也不敢入侵人王的梦境。他只敢远远地从远方看着他一步步走向圣杯,越发神经地把自己关在阿瓦隆,不停回想自己人生中的每一个片段。

他不记得自己有和这位神仙般的人物有任何的联系。在他幽闭自己的这个千年里不曾有一次圣杯战争召唤出这位王,鉴于他还没有死亡,没有上升至英灵座,也不存在自己被公元前的魔术师召唤的可能。

为什么?他迫切地想要知道详情。

梅林用第二指的指节敲打着窗台,所罗门的御主刚刚入睡。他们在安全的据点,所罗门王也进入了浅眠。

你会梦到我吗?梅林突然想这么问问他。

————————
9.

所罗门背对着他吩咐着侍从什么事情。

梅林悄悄从屋子里走出来,想看看以色列的所罗门王的花园长什么样子。

如阿瓦隆般满眼的紫色花朵开了他满眼。

“人王所罗门,我哪里得罪你了?”梅林难以置信地望着跟随自己走出来的人,“我们很熟?”

“我对你很熟。”所罗门苦笑一声。

梅林等着他下一步的解释。

“我观测到了你。”所罗门轻声。

“就这么简单?未来视?”梅林难以置信,“那这些是什么,你把我的一部分‘剥离’了吗?”

“我把你投影到了现实。”所罗门回答,“我建立了一条特殊的术式轨迹,使得你在这个时空里概念存在。”他顿了顿,挥手一指满地紫色的花朵,“凡花之魔术师所及之地,生命皆为欢欣鼓舞。”

“我何德何能?”梅林冲上去想要一把抓住人王的领口,手却径直穿过了他的身体。

“观测者不论视现在抑或未来,皆不得改其分毫。我已经见惯了战争和瘟疫,诸神使我通晓人间罪恶,方可为仁慈之王。”所罗门低头看着梅林想要卡住他脖子的手,眼里突然有了一丝释然。

“直到有一天我梦见一片漫溢鲜花的无罪土地,有一个人和我一样观测这世界千年的图景。”

梅林后退几步,松开了自己空空如也的手。

这个人算什么王。他要被他给气笑了。幸亏阿尔托莉雅没有给他教成这样,完完全全的理智体,轻浮,一丝感情也没有。

原来所罗门王连仁慈也是上帝赐给他的。

“你真的活着吗?”梅林看着他木然的脸,“上帝难道派了一部机器来执行他的工作?”

这个人眼底什么都没有,没有灵魂,只是一副温和的躯壳。

所罗门沉默了。

“天快亮了。”梦魔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英灵所罗门王正在醒来,“你没有什么好说的吗?”

所罗门从衣襟里掏出一朵魔术封存的鲜花。

他第一次走出门看见院子里的胜景时,妄图用烈火把这些生命和梦烧得一干二净。然而这朵拈起的花却始终没有被丢弃。

梦是抹除不掉的。

“我会真真正正活一次。”所罗门将这朵花抹在了自己的某只戒指上。

“罗玛尼·阿其曼。谢谢你送给我的名字。”

梦境崩溃之前,梅林在他虚无的双眼中看到了一闪而逝的微光。

————————
0.

“有诸多事实我早就看到,不过我现在只是一介凡人。舍弃过去获得新生,已经没有了预见和回窥的资格。”

罗曼医生一字一顿地反驳毫不客气闯进自己房间的奇怪从者,他严重怀疑自己从前是看走了眼,这样一个废物也能称作是冠位魔术师?

果然只有换个角度才能发觉真正的问题。

“所罗门,我应该向整个迦勒底昭示你伪善的面孔。”梅林抢走了他的叉子,“先从那个把我召唤来的小姑娘开始吧?”

“罗玛尼·阿其曼,你可以叫我罗曼医生。十年不见而已,你就变得这么贱和废物。声称自己是王的育成者,其实自己本人的人品差到不知道哪里去了吧?”

“少废话,凡人。十年不见,你还是一样轻浮。”梅林唾弃,抓准时机一把抓住了他晃来晃去的手,指着上面的戒指,“圣杯办事不力啊,这个没收走。”

戒指上闪耀出罗曼医生身上唯一的魔术气息。

“看不懂边上待着去,别给我们冠位丢脸。”罗曼甩开他粘粘糊糊的手,“你来找我美妙的人生不痛快的吗?有屁快放。”

“你说对了,你给我找了这么长时间不痛快,我待在阿瓦隆的时候就老觉得有双变态一样的眼睛一直盯着我,就不允许我给你找找不痛快了?况且你还有很多问题没有和我解释清楚。”梅林干脆直接坐在了桌子上,掰过罗曼医生的下巴让他看着自己。

他这动作侵略意味太明显,看得罗曼医生恍惚想起了未来视投影时梅林说过的那些不堪入耳的话。

于是他凑上前去直接用一个吻解释了梅林接下来要问的所有刁钻问题。

——————————————
end.
p.对对对对对对不起!!!!我好像一不小心写成了罗曼梅林(;´༎ຶД༎ຶ`)但是所罗门王是真的好攻啊!!!







评论(4)
热度(105)
返回顶部
©雲生結海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