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生結海樓。

楚云生,爬墙选手。
明年高考了,更粮极慢。
脑洞一整本,填坑在梦中。

—— 【Detroit/警探组】流光

*私设:可以改造的无线蓝牙LED灯
*Markus和平、Connor异常以及Kara成功过境后,汉康已经在交往同居前提。对不起我不太会写怎么开始交往的……
*天体物理的东西看看就好,我没有小心求证,不要较真
———————————


这城市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天晴过,无论白昼还是夜晚。人造光源满目琳琅。没有人抱怨视线灰暗,所有人的公文包里都装着一把伞。

距离总统下达撤离令已经过去半个月。底特律警局与FBI一同执行公民撤离程序——核对身份证明、确认后续定居地点。

出人意料的是撤离工作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冗长拖沓,很多人选择留下,甚至有民间组织为在和平抗争中停止运行——或许现在应该叫失去生命——的仿生人建立了纪念碑。

Connor是在撤离令响应期限的最后一天傍晚向底特律警局上交个人简历的。Fowler队长正在处理倒数第三件撤里底特律的申请,在他停下来阅读Connor那份简短异常的申请时,Connor向玻璃办公室的外面悄悄歪了歪头——Hank在和另一位警员(Gavin?)争吵,他面带烦躁地把电脑踢关机了。

“我今天早上收到上头的消息,他们希望你能在摸控生命工作,Markus也在拉拢你。”Fowler看他的眼神若有所思,“当然我尊重你的意愿,但我要是同意了这份申请,就得保证你不跳槽去别的地方呆着,我这儿开出的筹码远不及剩下两边大。”

“我理解您的疑虑,队长,但是经过各方面权衡,我认为我并不适合在摸控生命或是Jericho工作。我随时有被控制的风险。”他看到Fowler皱起的眉头,又补了一句,“对此我感到很抱歉。”

外面再次传来争执声。“该死。”Fowler骂了一句,一把拉开玻璃门,“在新同事面前给人类丢脸,你们是吃不到奶的三岁小孩吗?现在是下班时间,都给我滚回家去!”

“好极了。”Fowler伸手拍拍Connor的左肩,“入职档案一会儿给你传过去,批准了。现在给你下达第一个任务,给我好好完成,不然记过。”

Connor把腰挺得更直了些。

“把外面那个老东西拖回家,他正在侵犯我享受非工作自由时间的公民权利。”Fowler指着玻璃另一边依旧不打算让步的Hank,后者正卷起袖子准备和Gavin干一架。

——————————
“当然,你最好闭上嘴,急救处理我自己会做,人类的警校培训里有这么一项。”Hank特别强调了人类这个词。他坐在副驾驶座上揉着眼角,“嘿!你是怎么开车的,导航系统坏了吗?我让你去快餐店!”

“Lieutenant,汉堡等垃圾食品所含的脂肪和卡路里不适合你的——”

“妈的,你听不懂人话吗?换我来开!”Hank一脚踹上了前挡板,老旧塑料板发出抗议的嘎吱声。

“Lieutenant…”

“别这么叫我!”

Connor张张嘴,却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他感到自己做错了什么,他需要道歉。食物,他想,人类会因为吃到喜欢的食物而改变心情吗?

“Hank?”过了很久,他小心翼翼地说出了这个名字,“对不起,我们现在去Chicken Feed,可以吗?”

—————————
街上的人无一不打着伞,尽管大雪已经停了十三分钟。没有人抬头看看路灯以上是怎样的光景,其中大部分人是被自己深色的雨伞挡了视线。

Connor站在距离Hank两米的安全距离看他吃饭。Hank似乎突然对手里的双层芝士汉堡起了杀心,咬合时的用力简直让他触目惊心。不忍直视下Connor抬头评估起当前的天气状况。

满目银河和清冷的新月流进了他的记忆中枢。他的光学镜是摸控生命当前最顶尖的构造,他辨认出著名的黄道十二星座——但这并不能解释清楚他眼侧黄灯不断闪烁的原因。

以十分制打分,这个画面的保存意义一定大于等于9.72(很大教育意义)。他调取了入冬以来所有的天气数据。事实上自从RK800机型投入使用以来,底特律市的天就没有像今天一样晴朗过。

黄色的灯光仍在闪烁,和其中的某一颗频率一致。

“你让我觉得我是那种欺负第一天上班的天真警探的老滑头。”Hank伸手把两米线外的Connor拽到自己旁边,“警用型仿生人还提供天文观测服务,嗯?”

“不,我在保存今天的天气观测记录,晴朗的画面对城市污染问题有教育意义。”

Hank叼着饮料的吸管听他讲他数据库里那些刻板沉闷的解释,意外地没有不耐烦。他很耐心地吸完了纸杯里所有的果汁汽水,等着Connor结束他的长篇大论。

“你知道那颗,”他带着有点幸灾乐祸的表情随便指了指头上一颗不太明亮的星星,“叫什么名字吗?”

Hank喜欢看他无所不知的仿生人吃瘪的样子,但不解风情的Connor挑挑眉,黄色光源只跳跃了两次就给出了确切的回答。

“M37星系,SN1885A号超新星,命名时间是1885年的——”

Hank翻了个白眼,不顾抗议地拎起无所不知的仿生人扔到了汽车后座上。

——————————
电视上播放着新的恒星被观测的消息。Connor调取那个晚上的数据,在当晚Hank手指方向左端靠近第四指的上空比对到了那颗人眼看不到的微弱光斑。

它距离他们四千万光年远,如今已经变成一片狼籍废墟。太阳最终也会那样,人类亦然。

“如果你是在认真考虑你那些该死的天体物理学,你可以停下了,我不能忍受你的小灯泡在我面前胡乱闪光。当然,如果你只是觉得它很漂亮就算了。”

“我不知道您对星星感兴趣,Lieutenant。”Connor瞪大眼睛,惊讶,“但是依照底特律警局的工资水平,我甚至无法在762年内支付这颗超新星的命名权。”

从头到尾我有表现过对这些莫名其妙的深奥科学感兴趣吗?Hank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但他不想在斗嘴这件事上输给一个塑料脑袋。眼角上的伤还没有愈合好,他点点自己太阳穴位置的创可贴。

“那看来你只有把这个送给我了。”

Connor如临大敌,一下捂住自己的左眼退出去好几步,差点碰翻了相扑的狗粮盘子:“Lieutenant,仿生人的光学组件和人类不是通用的!”

Hank深深叹了口气。

他真的是摸控生命当前最先进的型号吗?

————————
“你一直很关注Kara的消息。”Markus接收了Connor发来的新法例条款提案,有的没的提了一句,“为什么?因为她们是少数从你手里逃脱的典例吗?”

Connor没有回话。

事实上很关注事件进展的是Hank。“你放她们离开的时候,我看到了隐隐约约的希望”。副队长这么解释。Connor不明白这个“希望”的意义。他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Hank嘀咕了一声“塑料脑袋能懂什么”,示意他闭嘴工作。

Markus只当他是愧疚不言,索性也不逗他情感模组脆弱的年轻后辈了。“昨天加拿大和我们联合承接了仿生人权益的公益项目,我们联系上了Kara和Alice。”他顿了顿,抬眼望望Connor的表情,“她们过得很好,你要看看吗?”

Markus传来一段影像。

高纬度地区的漫天星群下Kara牵着女孩,为她讲自己新编的故事。女孩胸前戴着蓝色的球型吊坠,小小的圆球里似乎装着生命,随着Kara的语调起伏闪闪烁烁。

像颗不会熄灭的恒星。

如其在上,如其在下。*

Connor突然想起这句话。这个数据异常模糊,好像是捉摸不定跳入他脑海的。

女孩吊坠里装着的好像是天上消逝的星光,或者是天上超新星爆发时的光芒主动钻进了苍穹下透明的容器。

“我提议Kara把她的LED改造成那样,改造之后仍然和感情模组连线,只不过是无线的,也不贵。”Markus看他感兴趣简单提了一句,“人类从奴隶时代就有崇拜恒星的信仰,他们认为星的闪烁是上天护佑,星型的护身符也很常见。”

“谢谢。”Connor碰碰自己太阳穴位置上的小圆环,“我想……”

LED很短暂地飘红了几微秒,Markus捕捉到了。“什么?”他问。

“改成什么样都可以吗?”

—————————
*「如其在上,如其在下」:出自神秘海域3(。)

—————————
Connor打开那盒子的时候Hank吓了个半死。深黑绒布的凹陷里静静立着一枚未知材质的指环。浅蓝色的光在其中缓缓流动,让他想起彩色火焰酒里扑朔迷离的枫糖浆。

“Connor,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他眨眨眼,无辜,困惑,戒指上浮动起了暖黄色光点。“您说希望我将它送给您。我为我当时错误的理解道歉,Lieutenant.”Connor低下头,“我无法为您支付那颗恒星——”

他用拇指、食指和中指的指尖小心翼翼取出那枚连接了他所有情感的指环。“但是这在我力所能及之内。Lieutenant,我可以为您戴上吗?”

“你说这种话的时候能不能别用职称叫我?”Hank被他呛得说不出来话。他能做的最大挣扎就是犹豫了半分钟才抬起手。究竟谁才是受防火墙摆布不得不听人命令的那个?他的内心大声反抗。

“对不起,Hank.”Connor立刻修正了自己的发言。

“谁教给你的这些?”Hank看着浅蓝色的指环扣到自己的左手第四指上。

“我知道这是最靠近心脏的地方。”Connor握着他的手,“但是我这么做是因为您指给我问SN1885A的那天晚上,它就在您第四指的上空。”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戒指上红色的光疾速闪烁着,他回忆那天晚上的记忆——不如说他回忆他们之间每一次肌肤相亲的记忆时红色的情绪都会涌泉般流出。

Connor从Hank的动脉跳动起伏感受他的心跳,他的呼吸。他试图同调自己情感模组的运转。始终保持平静,他这么告诉自己。

然而未果。

“我爱你,Hank.”这话出口得顺理成章,完全没有经过任何社交模组的处理。由于某种未知的因素(羞于表达?)他把音频处理得Hank刚好能听到,“我希望…我希望能与你组成一个家庭。”

他小心抬头打量Hank的脸。

那是一种混杂了迷惑、惊讶、喜悦和些许气愤的表情。他从自己的上衣口袋中掏出一方比手掌小了一圈的方盒子,木质,深棕色,和Connor眼睛虹膜的色彩一致。

“戒指是成对卖买的,售货的肯定和你一样是个没经验的塑料脑袋。”

暖光照在银制的戒指上,群星一般流动。

Connor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量了自己手指的尺寸。他分析出这枚贵金属环的纯度比他今早烧掉的甲烷气还要纯。指环内侧刻上了Connor的名字、一个不深不浅的圆点和Hank的姓氏。

朴素,纯净。

就在Connor为献上可见宇宙边缘一颗已然消逝的恒星而沾沾自喜时,Hank却后来者居上般地送给了他从古至今所有存在过的、存在着的、甚至还未诞生的整个星系。

星系,群星的居所。

偌大宇宙中每一颗孤单的星星都向往的家。

那个晚上他单膝跪在了Hank面前,用嘴唇亲吻他布满枪茧的手掌,吻他第四指的指根上已经温热的蓝色指环。让他的手抚过自己的鬓角,耳后和脖颈。

直到他们额头抵着额头,呼吸相互交错。

——————————
end.

评论(13)
热度(98)
返回顶部
©雲生結海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