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生結海樓。

楚云生,爬墙选手。
明年高考了,更粮极慢。
脑洞一整本,填坑在梦中。

—— 不知道下一棒什么时候写完的情人节联文-帝二世/帝韦伯

  • f/z-帝韦伯/帝二世,要是有bug……

  • 二世: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说话社情一点。

  • 我觉得不虐啊!最后不是补救回来了吗!为什么你们都说虐!!!!

  • 梗其实很浅显易懂(

    小孩子,或者说凡是在发育期的少年,不管嘴上说着如何嫌恶甜蜜的糖果,不管怎样硬撑出一副“大人才不会喜欢这种幼稚食物呢”的样子,心底里都是想要再多吃一点甜甜的东西的。

    至少伊斯坎达尔这么认为。

    马其顿可没有现代这么五颜六色赏心悦目的糖,但是甜味儿十足的水果直到长大了也是被征服王喜爱的。不过随着四处征战的讨伐,在东进追寻尽头之海的漫漫长路上鲜肉与酒比起水果来更能唤醒属于一介君王和统帅的血性。

    而韦伯·维尔维特还是个死撑着的少年。

    尚未历人事、年轻骄傲的魔术师,连圣诞节这种大人也过的节日都不屑一顾,趴在书堆里继续废寝忘食。虽然,好吧,只是有一丁点心不在焉。一丁点而已!他这么强调着。

    什么世俗节日啊,太吵了!!我可一点都不寂寞,嗯,不寂寞哦!

    你看他连对圣诞都这样了,何况甜食呢。


    “……你买了游戏和游戏机我就不说了,为什么还买了这么多水果和糖?Rider,你的智商是几岁级别的啊?”

    “你不喜欢吃甜的吗?”

    “一点也不!”韦伯双臂交叉抱在胸前潇洒地一甩脑袋,“甜食是小孩子才喜欢的东西!”

    他说完这话觉得自己好像把Rider也骂进去了,一边偷偷瞟着正把袋子里各色水果摆上桌的Rider一边想着这么说说也好,得激励一下他的斗志。

    “真的不来尝尝吗?”伊斯坎达尔注意到了他的偷瞄,丝毫没在意他话里的意思。

    “……不!”韦伯坚定不移,脚尖却已经朝Rider的方向移了移,“你怎么会喜欢这种东西?”

    “余一直喜欢吃水果,这几样我没吃过,是新培养出来的吧?余打下这么多城邦,还从来没见过这样子的水果——这个,呃…是叫菠萝吧?这个怎么吃?”

    韦伯叹了口气,接过来已经熟透了的果子准备帮他切了,工作台上刚好有炼金术用的小刀,虽然有点小但足够锋利了。

    这家伙还真会挑,圣杯连这种知识也会赋予吗?…话说为什么不一起连怎么吃也教了。

    他把切好的亮黄色扇形果肉盛进盘子,发现桌子和手上都满是黏腻。

    回头确认了一下那个Rider正在摆弄别的东西,他伸出食指很快舔了一小口指尖已经蒸发掉大部分水分的果糖。大概是味道很好,尝到了甜头,他又贪心的舔了舔指缝,这才依依不舍跑到水龙头前冲掉糖渍。

    伊斯坎达尔用余光把一切都敏锐收在眼底。

    

    “你吃不吃啊,最后一块了。”

    “不要。刚才切的时候手都弄的黏黏糊糊的,好麻烦。”韦伯往试管里又加了一滴药水。

    “张嘴。”

    “你说什——?!!!”

    伊斯坎达尔把菠萝块塞到了他嘴里。

    “这不是挺喜欢吃的嘛。”

    “唔……!你——Rider!!!!”


    后来埃尔梅罗二世无数次回忆起这个画面,总是在感叹当时是多么不懂事。

    当如果换成现在的自己把这个场景还原一下,他可能会直接扯住伊斯坎达尔的手把那上面泛着清甜果香的甜和黏腻通通舔个干净——这想法当然没和任何人说过。

    再说了,他当时还小,自家王没准儿会因为圣杯赋予的那些现代观念拒绝他——你天天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啊!偶然闯入过劳军师梦境的咕哒因为这个吓得放了他整整三天假。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二世无语地看了一眼咕哒。

    我不是啊!我连酒都不能喝!姑娘发出了痛苦的哀嚎。

    倒不是真的因为看到了限制级的画面。

    是因为迦勒底没能召唤出征服王。


    结果直到圣杯战争结束糖果也没有吃完。

    韦伯提起满满当当的袋子,糖和游戏盘放在了一起,哦,还有就是那件特典T恤。

    他抓起一颗丢进嘴里,打开游戏。因为几乎是第一次玩这种类型的游戏,太菜,很快就被虐惨了。

    嘴里的糖早就化了,嘴角一歪,舌根还是水果糖味儿的余香,舌尖却已经是咸涩的泪水味道了。

    “Rider——。”

    他喃喃着想说什么,却像化没了的糖一样没了下文。     

    持续了仅仅几天的圣杯战争是那么短暂又漫长,漫长到好像这就是自己的一生了。又短暂到就像这颗糖一样,从放进嘴里到完全融化,用不了多长时间。

    然而任何尝过了甜味的人,永远都忘不了这份喜悦在口腔和胸腔里一起蔓延开来的滋味。


    那是我最后一次叫他Rider,二世后来这么向他的御主讲道。


    “老师,你放心好啦。”橙色头发的小姑娘捏着几沓金灿灿的呼符。金光闪闪特别晃眼,二世以为又是万恶的金苹果,立刻后退几步。

    “不是啦…今天不加班。”

    二世这才看清这姑娘身后还拖着满满一箱五颜六色糖果一样的圣晶石。

    “后面还有几箱没搬呢。攒了快一年了,这次就算迦勒底倾家荡产掏空整个英灵座,也要把征服王砸下来!砸他个满宝具的先!”


                                                   END


评论(9)
热度(88)
返回顶部
©雲生結海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