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生結海樓。

楚云生,爬墙选手。
明年高考了,更粮极慢。
脑洞一整本,填坑在梦中。

—— Thorki | Colour [1]

  • 现代paro,锤总×剧作家基妹,锤哥主视角又名吹爆我弟弟

  • 讲述了大姐为了助攻自己的两个弟弟夺取继承权赶走锤总,锤总走投无路投靠n年前离家出走如今撑起戏剧界半边天的基妹,在同居过程中养出了爱的小火花后成功一同夺回继承权的不得不说的故事

  • 文艺小清新唧唧歪歪的糖,从头到尾都是糖

                                                              

01.

    时隔多年后Thor再次和Loki说上话是在他母亲的墓碑前。他穿了一身纯黑的绸制西服,从里衬到领带再到外套都是黑的。他捧了一束白色的花,眼眉低垂着,很安静,和他离开家时候的样子截然不同,动也没动一下。

    他就这么站着,很久很久。

    要不是他最后终于蹲下来把那花放在刻着芙丽嘉名字的白色十字架前,Thor都快要以为他是尊雕像什么的。Loki苍白的脸简直和那些大理石雕刻的精美作品没什么两样。

    很长时间以后Thor再回想起这个画面总觉得这一刻世界上好像只剩下黑白两色了,就像他作为一名糙汉每次试图用更文艺一些的话描述这个场景时总被Loki嘲笑并加以引用的莎翁的那句诗——

    “Beauty o'ersnowed and bareness everywhere”.

    然而他当时的脑子里可没有这么矫情的诗句(虽说后来也没有),他只是整理了一些场面话,深吸口气小心翼翼地走近他的弟弟,尽量不打扰了脆弱的安静,却没成想刚好毫无防备地撞进了那湿润的眸子里。

    这一瞥粉碎了Thor刚刚组织好的所有语言,他感觉自己失了声一样艰难又有点可笑的动了动嘴唇,到头来只做了把手按在Loki肩上这一个蠢爆了的动作。

    Loki一开始也许是想拍掉他的手,但他冰凉的指尖刚碰到Thor就犹豫了,于是他就这么握着他的手,姿势很别扭,但是始终没有松开。

    “一起吗?”Thor冒冒失失地挤出一句话来。

     Thor以为他会哭,他都打好了用自己黑色的斗篷裹住他把他一路接回家的小算盘了。可Loki又不是离开家那年的小鬼头了,他还是摆摆手独自走开了。

    “Not today.”

    ......可能是想一个人静静吧。Thor又想起多年前他离开家的那个早上,天气很好,有点冷清。

    像今天一样。

    可是他会在这样相似的一个日子里回到自己身边吗?


    Odinson财团的老总Odin膝下有三名儿女,大女儿Hela和两个儿子Thor、Loki。不过Loki不是亲生的(这是后话了,毕竟除了这一家五口人就没人知道这消息了,就连Loki自己也是偶然才知道的)。

    长姐Hela是个天生的总裁料,上学的时候就已经接手阿斯嘉德公司近一半的工作,等到Thor也逐渐入行,Odin就几乎把权力完全交给了自己的子女。

    然而继承一切的一纸文字上提到Loki的只有只言片语。年轻气盛的男孩儿立刻联想到了自己的身世,一气之下Loki干脆放弃继承权直接离开了阿斯嘉德。他那时已经在戏剧创作圈里小有名声,为人圆滑又聪颖,再加上长了一张漂亮的脸,极受当下小姑娘的欢迎,很快就组建起了自己的剧团。

    没人敢在Odin的面前提起Loki的名字,只有Thor还希望他能回来,他也只和Frigga保持着联系。

    Thor经常能看到Loki送母亲回家:他们也许是刚刚一起听了音乐会,看了Loki新作的首演,或是去了新开的咖啡馆聊天。

    这样单方面的注视,这样毫无色彩的日子过了多长时间,谁也记不清了。


    Thor满脸痛苦纠结地站在自家门前,锁被换过了,海拉的电话打不通,再加上刚刚在广播里听到的发言,他毫不怀疑母亲生前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Hela,他精明能干野心勃勃的姐姐,重组了财团的高层董事,冻结银行卡,连他自己家的门锁都帮忙贴心的换了。

    他怀疑整件事情谋划已久,但自己连个过夜的地方都没有了,哪里来得及细细考虑长姐的阴谋论呢。Thor数着钱包里仅有的几张零钞,真切体会了一把从天上跌落地底的巨大落差。

    然后,就着公寓前微弱的路灯,Thor拨通了从打母亲那儿要来就一直处在收藏列表顶部却一直没能打出去的,Loki的电话。

    尽管事后他自己也纳闷脑中第一个跳出的名字为什么会是多年来交往甚疏的弟弟,他本可以去商联住一段时间的。

    也许是因为早些时候那黑与白的色彩还停留在心头,和古希腊时代凿在大理石上流畅深邃的线条一样久久不散。


02.

    Loki是个聪明人,他早上起来看到电视里的Hela读了什么“Odin事先准备好的”“以防万一”写下的“更改继承声明”里就听出不对来了。第一次的继承权分配上尚且有几处提及了自己,如今这东西上提到他那宝贝哥哥的次数两根手指就数的过来,如果不是Odin被Hela鬼迷了心窍(可能性几乎为零),那就是Thor被亲姐姐给算计了。

    可笑的一家人,他靠在门框上看着狼狈的Thor这么想。


    同居之初的气氛远比Thor想象的好得多,尽管Loki免不了对他冷嘲热讽几句,但还是扔给他一床被子让他睡沙发——本来Thor是合计着睡地板的。

    Thor不知道母亲生前究竟对他说了什么,他的弟弟远比这个家里的任何人都颓废,这出乎意料,Thor原本以为Loki早在离开家的时候就不剩什么感情了。

    事实证明想象同现实往往相去甚远,更何况是Thor这么个毫不浪漫的人。


    这天Thor缩在沙发上刷推特,他余光瞥见Loki捧着个笔记本,对着桌子上电脑显示空白的文档界面发呆,偏蓝色的电子光映得他愈加俊俏了。他突发奇想地想看看其他人对Loki的评价,想看看过去这么多年里这个好看的男孩儿都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这是个错误的决定。

    他看到了铺天盖地的负面消息。他看到有人指责Loki延期了四个月的新剧是因为他“江郎才尽”“脑子已经空空如也”“过度悲伤精神脆弱”“同母亲关系不纯”......

    简直不可理喻,毫无道理,Thor想把这该死的手机摔到地上再踩几下,如果这样就能消除那些鬼话的话。

    “看这东西干什么。去干点活,把碗刷了。”Loki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Thor身后一把拎走了他的手机,指尖一滑直接清除了程序进程。

    他另一只手提着还是一个字都没动的笔记本电脑把手机扔回呆滞的哥哥身上。

    “你不在意吗?”

    “我亲爱的哥哥,你见没见过世面?是Odin把你保护得太好了吗。”Loki走回自己的房间,“你现在大摇大摆地从这走出去看看?几分钟之后就会有人说我俩关系不纯了。”

    “看起来你还挺愿意让别人这么说我们...不,等等,你叫我什么?”Thor划重点的能力突然爆发,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听过这个词了,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这是个升华关系的绝赞机会。

    Loki低声骂了一句,看口型不是什么很雅观的词汇。

    Thor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拦住Loki的路,顺手讨好地结果了他的电脑和笔记本,饱含期待和真诚地瞪大眼睛看着他。

    “你再幼稚一点?”Loki无奈。

    Thor一副你不再说一遍我不让你走的表情。

    “......让我过去。”Loki放弃了抵抗,“哥哥。”

    Thor没注意到他无意中碰到Loki的皮肤时Loki猛地缩了一下,不过算了,要是他注意到了的话兴许这个故事会更短一些吧。


03.

    倚靠着还没荒废的卖帅卖可爱技能Thor后来甚至可以趁Loki发呆的时候肆无忌惮地蹭到边上悄悄把他的头发扎起来: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在Loki家住得越久Thor就越发惊叹于他生活的精致和艺术,以及他举手投足间透露出的古典的优雅、戏剧般的美感。

    毫无疑问Loki是个复古的贵族,他是个天生的艺术家也是件天生的艺术品。这么说很奇怪,但是Thor也想不出更好的词了。

    他就像个完美的文艺复兴时代小说的主角,他是透明的,他可以把白光折射成任何你能想到的色彩。

    他会在洒满阳光的写字台上用一支黑色或是银色或是酒红色点缀着金的细钢笔写他剧本的手稿,金灿灿的日光点亮那些潇洒手写字迹里同样金灿灿的光点。Thor见到过他往墨绿色的墨水里撒上些金粉,Loki会像中世纪的那些炼金术师一样小心翼翼地用银匙量取它们,在墨瓶的广口上轻轻磕两下,力道正好再迎着日光把粘在小匙里的粉尘轻轻吹散。他会追随着细小的光点,直到它们完全融化在他宝石绿色的眸子里。

    为此Thor去看了他的戏的录像,他实在好奇这别致的文字究竟构建了怎样的世界。

    于是在现代先进摄影技术的帮助下Thor得以身临其境般体验他的每一部戏:他的戏多是爱情,言辞韵脚和谐,喜剧欣慰或者悲剧唏嘘,无一不有着薄纱般浅淡的色彩。

    Thor不懂戏剧和诗的艺术,除却好奇他看这些的很大一部分理由是为了添补记忆中关于Loki的空白。所以他除了听上一两耳台词,剩下的注意力都放在台下的Loki身上。

    他只会出现在戏剧首演的第一排靠左位置,右手边坐着Frigga而左手空着全场唯一一个空位。他甚至比演员还要入戏,他同他们一起念出自自己笔下的那些台词。


    Thor把画面暂停在对Loki的一个侧脸特写上。

    那场戏讲了战乱时代一名女子的故事,背景乐是Loki自己写的钢琴曲,首演时是他本人亲自弹的。

    摄影师很会抓时机,他给Loki这个镜头时他右手刚刚弹过一个大琶音从琴键上跃起,有灯光擦着他的肩头给他的手指指节打上明快的高光。

    Thor也很会抓时机,他暂停的这个画面上Loki正作无声叹息,淡薄嘴唇微张着,柔和了他有点尖锐的唇锋。

    接下来他虔诚地...截了个图。

    屏幕上弹出了存储空间已满的提示。Thor只好跳转到相册界面删几张照片,无奈剩下的都精选过好几轮了。

    于是他抬头看看在厨房里切菜的Loki,他手起刀落,一点也不像个文弱书生的样子,下刀果断得近乎残忍。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呢,还是我弟弟。Thor隐忍多年的弟控属性终于涌泉一样爆发了。


T.B.C.

嗯?我写了啥啊?(........)

评论(2)
热度(25)
返回顶部
©雲生結海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