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生結海樓。

楚云生,爬墙选手。
明年高考了,更粮极慢。
脑洞一整本,填坑在梦中。

-七章二十一节剧情的一个短打
-觉得这个场景很美,只恨自己不会画画(……
-爆吹一波芳賀敬太的配乐,真的史诗级别。
-to@若眩眩眩眩眩 ,奶她一口明天国服的梅林池子!
.
.
其名为提亚玛特,生命之母,创世的海洋。
其自肩向背而生角翼,自颌向喉而裂巨口。
其四肢践踏冥府大地,昂首歌唱。
其直面死神,被赋予死亡,依旧不知死亡为何物。
白色的魔术师就从其身上跌落,仿佛由神坛贬谪直至跌落这世界的深渊。
身侧漂浮徒有其表的鲜红色花瓣,身后即是被灼热黑泥染成妖冶颜色的冥府花海。
在他的世界的神话中,地狱与人间的交界处也开满血红的花,只不过在美索不达米亚的大地上出现这景象只能徒增哀叹。
他从幽禁的尽头之塔理想之乡中徒步走出,梦魔走出阿瓦隆时阿瓦隆星光明灭,满地鲜花正在给予最后吐息一般的盛放。
这像是预兆,也像是卑微的预言。他走过白纸般的地球,走向终焉的高台,使神代的地底开遍救赎花朵,使异界女神为之震慑。
而后被推下。
“啊啊,所以说我最讨厌悲伤的离别了。”
他仰望——仰望着此世之恶身上唯一闪耀人理的色彩,以及她身侧聚集的明快的光。
绝不求饶,绝不退缩。
即使旁人看来已毫无希望,仍旧编织着耀眼夺目的纹样。
想要目睹啊,想要目睹更多。
既然如此。
“就算拼上这口气,我也不能以死别告终。”

评论(2)
热度(25)
返回顶部
©雲生結海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