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生結海樓。

楚云生,爬墙选手。
明年高考了,更粮极慢。
脑洞一整本,填坑在梦中。

—— [fgo x ff15]黎明-04

*fgo咕噠視角。
*沒有(明顯的)CP向。
*萬米長刀。
*電腦不在身邊,手機不會搞超鏈接,前文煩請點頭像。


03-歸鄉(上)

“職階Ruler,況且我沒有理由騙你們。”
“迦勒底的分析和福爾摩斯是一樣的,類似聖杯的反應在王都中心。”醫生確認。
我一時沒了主意,又想到二世一路上的反常表現,只好扭頭去看貞德。
貞德注意到我在看她,從鼻子裡不屑的哼了一聲,瞥了眼斯卡哈。
“沒有別的辦法吧,Lancer。”
“沒有,這種原初盧恩魔術連我的寶具也無法破壞。”
“那不就很明顯了,等他們的王回來,我們跟著他們進去。回收完聖杯就任務完成了。”
二世默許,而那一邊的三個人在猶豫。
“這一路我們已經證明了實力,合作沒有壞處,到時候我們各取所需。”我儘量讓自己的話顯得更有說服力。
畢竟現在面對的是人類而非從者。
二世轉向戴眼鏡的男人:“請放心,我們不會插手你們的事。”
⋯⋯他怎麼知道那個人是決策人物?我心裡有點不舒服。
“了解。”男人思慮片刻向我伸出手,那樣子簡直比二叔還要謹慎。
“伊格尼斯,這位是普隆普特,請多關照。”
“藤丸立香,合作愉快。”

隨後幾天我們在各地的聖標駐營,有時候和伊格尼斯他們分開行動。永夜極易使人失去時間的概念,我花了很長時間才適應這種感覺。
作為戰力,醒著的時候我會到獵人協會接一些討伐救援任務,順變探索這片名為路西斯的土地。
看得出過去這片大地十分富足,衛宮士郎收集了不少當地的食材,甚至同伊格尼斯切磋了廚藝。
切嗣還是老樣子,也是最不在意永夜的一個,上次討伐的時候救了普隆普特一命,那之後王劍開始真正信任我們了。
福爾摩斯和大家的關係依舊不好,尤其是同二世和貞德。他也不太在意,沒人理他他就目光深邃的盯著大海的方向發呆。
往南走的時候我們碰到過幾次伊麗絲和阿拉尼雅,斯卡哈師父和阿拉尼雅很聊得來,也許是都使槍的緣故吧。伊麗絲總是在海邊釣魚,我經過時還一定要塞給我幾條,我猜想守燈塔的日子一定也很難捱。
不過最讓我驚奇的是二世和貞德居然走得近了許多,這類事件真是聞所未聞——而且這次召喚直至現在二世也沒有發一句牢騷。
是知道什麼吧,不過我也不急著問他們,至少現在還沒有必要。
長期靈子轉移到異鄉的生活改變了我性格里的一些東西,比如我可以把思鄉這種情緒轉化成戰鬥的動力,時不時還能心平氣和的吐槽。總而言之已經不是在緊急狀況面前手足無措一心想著回家的那種人了。
無人島都過來了,永夜有什麼好怕的,可惜了不能一直睡覺而已,看著這個天就會覺得很睏。
眼下要做的只是等待並且心懷希望了吧——就像那位博學的Avenger一直教導我的一樣。

TBC.





這幾天居然只寫了這麼點,心情複雜。
作為盜墓坑的人我這兩天覺得自己過的一塌糊塗,謝罪。
這個字數很對不起大家,但是真的不忍心再插刀了,諾王一旦回來咕噠和從者們的拓荒生活就結束了。
隨後迎來的將是殘酷的「fate」啊。

评论
热度(7)
返回顶部
©雲生結海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