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生結海樓。

楚云生,爬墙选手。
明年高考了,更粮极慢。
脑洞一整本,填坑在梦中。

—— [fgo×ff15]黎明-03

*沒有(明顯的)cp向。
*fgo終章前夕,咕噠視角。
*包涵大量劇透,刀。
*前文:01.生命

            02.神話(上




02.神話(下)

被擊敗的使骸發出哀鳴,四散成空氣中灰黑色殘渣。
“虛影之塵?”
像,也不像。虛影之塵終歸與地,而這些仍未燃盡,飄散空中盤旋,暗紅火星還在其上緩緩遊走,目的地是天際。
二世否認:“他們並非空虛之影。”

在前往雷斯特爾姆的路上伊麗絲向我們講述了「Eos」星球上的事。她的話易於理解,重要的細節也很清晰。這個世界逐漸在她的話語間完整起來。
從者們也聽著,這一次聖杯似乎沒有給予他們有關這個世界的知識。
“⋯你們在等他?等你們的王等了十年?”我驚異。
“諾克特只要能回來就好。”伊麗絲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不是你想的那樣。不過你和哥哥他們的想法是一樣的,他們在等他回來結束永夜。”
我歪頭,不明白這兩者之間的區別。
“對於我來說諾克特和他們說的拯救路西斯的王是有區別的。”伊麗絲遠目黑暗公路的盡頭,“翻翻我給你的那本書,即使是神,背負使命也會變得不一樣。”
我低頭去看手上那本神話書,好像是拉丁文寫的,我看不太明白,遞給了二世。
二世很快看了一眼封面,什麼都沒說,接過來轉手福爾摩斯。
“只要他能平安回來,就算不能終結永夜,我也會很開心。”
“這可不像是出自王劍家族的人會說出來的話。”阿拉尼雅道。
但是伊麗絲搖頭:“我的立場和想法沒有關係,阿拉尼雅難道不是這麼想的嗎?”
“⋯已經夠了,對他來說已經夠了。什麼都是。”
“καταδικασμένη Οι βασιλιάδες.”二世輕聲。
我沒聽懂,對他投以疑惑的目光。
“The king of predetermination.”福爾摩斯看上去像被噎了一口,憤憤不平,“你當我是翻譯?不能好好說嗎?”
“用正常交流語言你不是也說不出來,只不過我腦子裡關於這個詞的語言順序和你不太一樣。”
我皺了皺眉,心底湧起一股反感。
「Predetermination」,注定的,已決定的。
也就是「天選之王」吧。
這個詞給我一種疏遠感,如同「Fate」一樣,淌著悲切和身不由己的悲涼。


“我去叫他,請稍等一下喔。”

雷斯特爾姆,伊麗絲將我帶到旅店的門口。

與一路的荒涼截然相反,這個城市作為人類最後的居所依舊燃燒著一派生機。大街小巷上凡是能放東西的地方都堆滿了武器和藥品,因此顯得擁擠異常。獵人們值守,交換信息,有孩子拿著木劍在狹窄的通道上追逐打鬧。

燈火並不算輝煌,從城市規劃角度來說這裡的房子還有些亂糟糟的,但人煙聚集的溫暖讓這裡宛如整個世界的心臟,迸發著光與熱。

任何人在這裡都有身為人類的親切感。

甚至忍不住稱其為「家」。

“在想什麼?”醫生見我臉色有些奇怪。

“···我在想。”盯著神話書上操縱數把利劍戰鬥的神的圖畫,我有些恍惚。

《創星記》,經過福爾摩斯的翻譯,我勉強可以看懂一些。講的是這個世界的神話故事和預言,只不過這裡的神話都是真實的,人們也無不相信其中的預言。

“和迦勒底有些像,這裡。”

“確實,都是人類最後的據點了。”

“···我不希望這樣。”

“立香?”

我搖頭,不知道心理這份莫名的抵觸和恐懼是從何而來。我在本能的抗拒著將這裡比作迦勒底,雖然這個比喻是我自己提出的。

就像我不願意稱那個男人為「天選之王」一樣。

“藤丸立香?”有人在我肩上猛拍了一巴掌,力道之大讓我一個前傾差點撞在桌子上。

冷風擦身而過,等我抬起頭,Archer的短刀已經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沒事,友軍。”我看到跟在那男人身後的伊麗絲,朝他擺擺手。

衛宮士郎挑著眉打量了一番那男人,放下刀。

“你的朋友警惕性很強。”有鷹紋身的魁梧男人和我握了握手,“古拉斯迪歐斯,這丫頭的哥哥。”

“你好···過獎了。”我決定不解釋御主和從者之間的關係。

“事情我已經大致了解,伊麗絲告訴我你擅長指揮和解決麻煩的情況,你的朋友戰力也非常強,我們商量的結果是希望你能去王都大橋試一試。我先送你到錘頭鯊和其他人匯合,介意長途車嗎?”

“不介意。”我聳肩,心說剛從美國和沙漠回來,你讓我走過去都行。

不過他話里透露出的驚人效率以及果斷給我一種無形的敬意和壓迫感,這就是阿拉妮雅所說的「王之劍」嗎。

“你們都去里德?那誰去找科爾將軍?”伊麗絲臉色不是很好看。

“阿拉妮雅已經動身了,五個小時之後你們在卡埃姆碰頭,希德妮希望保證燈塔還能進行正常的指路工作。”

“去卡埃姆海岬?”伊麗絲驚愕,“使骸終於學會開快艇了?”

古拉斯迪歐斯看了我一眼,用拉丁文說了個詞。

伊麗絲一下子僵住了。

···怎麼又是拉丁語,有完沒完了,第八特異點要是誰再說拉丁文不打死他我不姓藤丸。我忍住罵人的衝動望向二世求助,但二世只是猛吸了口煙,眉頭縐得更深了。

“Noctis.”前往停車場的路上,福爾摩斯俯身在我耳邊輕輕重複了這個單詞,“意為「黑夜」。”

二世回頭送了他一個白眼。

 

比起和伊麗絲他們一起,同這個男人的車程簡直乏味可陳。我靠在衛宮士郎身上瞇了一會兒,迷迷糊糊聽到二世和福爾摩斯在置氣。

“我說你打算什麼時候告訴他?到了大結局前一秒?”福爾摩斯的語氣里帶著濃濃的諷刺,“還是等他去問KING本人?我不覺得那位王會對他說實話。”

“讓御主自己去經歷。”二世語氣冷漠,“我們那一套在這裡不起作用。”

“是嗎?Avenger也這麼想?”

黑色的貞德似乎是重重的放下了旗子,很兇:“別打算探我的話,Ruler。他問我我就說,不問就算。不過你要是現在就想說大可直接說,我倒要看看歷史修正力是怎麼叫你變成啞巴的。”

“你也打···知道?”二世驚訝。

“那個黑Saber塞給我的,那女人的愛好真是和她本人一樣無聊。”


據從伊麗絲那裡得到的情報,通往王都的大橋入口處似乎被魔力封鎖,誰都無法向前一步。

這就很奇怪了。

尤其是一大群人圍著我,等著我過看起來暢通無阻的一扇門的時候。

“對,就是這裡了!”在錘頭鯊與我們匯合的黃髮男人指著大橋前已經打開的封鎖線。

我停下了。

不是我想停下,只是我分明在邁步向前,腳踏在空中卻被當了回來,變成了古怪的原地踏步。

???

我思慮了一會兒,伸手出去從上至下觸碰這道屏障。和普通的空氣沒有什麼差別,但是非常奇妙,似乎這段空氣被人為封閉了一樣,或者有人在這裡鑄成了一堵沒有厚度的墻。

二世也試了試,他伸出去的手直接消失在了屏障后,嚇得黃頭髮的男人一下子跳出去好幾米。

“強制靈子化。”斯卡哈會意,“原始盧恩魔術的一種,除非釋放人撤銷或死亡,不然沒可能繼續向前了。”

“說的這麼專業有什麼用,不就是空氣壁嗎。”貞德不屑,“有實體體積的會撞上,沒有的就套用魔術概念讓我們進不去,反正設定就是這樣。”

“要放棄嗎。”從錘頭鯊加入的另一個戴眼鏡的男人露出意料之中的表情。

“容我拒絕,先生。”

所有人都看向說話的福爾摩斯,我頭疼的按按眉心。

“羅曼醫生也不想放棄吧。”福爾摩斯漫不經心的抬手,直指黑暗籠罩的王都。

“聖杯在那裡面。”

 

TBC.

 

[*虛影之塵(強化材料):空虛之影四散消逝時的塵埃。]

[*καταδικασμένη Οι βασιλιάδες:希臘文“天註定的王者”]

 

肝、肝好痛!!!!

中間發送失敗不知道為什麼文檔就剩下1/3···氣到變形。

這張可以說是坑最多的一章了,大約(···)

大翻譯家福爾摩斯!

開玩笑的,不過確實是這樣···

為什麼二世用了希臘文來說天選之王啊,因為大帝。(···)

解釋一下語言設定的問題,ff15在很多設定上使用的都是拉丁文,所以我就默認了拉丁語是Eos星球語言兩個世界交流使用的當然是宇宙通用日語

下一章諾王就回來啦!雖然並不是值得開心的事情,歎氣。

 

 

评论(6)
热度(16)
返回顶部
©雲生結海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