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生結海樓。

楚云生,爬墙选手。
明年高考了,更粮极慢。
脑洞一整本,填坑在梦中。

—— [fgo x ff15]黎明-01

*注意,fgo與ff15這兩邊都沒有(明顯的)cp向。
*fgo終章前,ff15十年永夜間及第十四章,咕噠第一視角,因為是從fgo這邊的視角來看,所以中期關於ff15的世界觀說明可能會有些囉嗦。
*包涵(ff15)大量劇透,萬米長刀。
*我終於染指連載了⋯中短,約莫有個六七章⋯。


01.「生命」

黑暗。
是真正的、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我嚇了一跳,幾乎以為是自己失明了,過了好久才適應光線的變化。
又是一次突然轉移,毫無徵兆和感覺。就像是經歷一場冗長夢境剛剛醒來,腦子還很遲鈍模糊。
冷風吹得一陣激靈,不過好歹算是回到了清醒狀態。我試圖確認自己的座標並和迦勒底取得聯繫,可惜聯絡器上的座標系統一片亂碼,連拉丁文都飆出來了,和迦勒底的聯繫也是無法連結的狀態。
這種事經歷過很多次,倒也不是很急,也許是某個從者的夢境,只不過這兒的黑暗也太詭異了。
天空中完全看不到星星,黑的沒有界線,一輪圓月也時有時無。空氣中到處都飄散著細小的灰塵殘渣,有點嗆人,所幸沒有什麼魔力,沒有到無法呼吸的地步。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我四下看了看,發現周圍「漂浮」著幾處緩慢移動的彩色光點。

我此時所處一塊巨石邊緣,看不準自己的高度,並不敢貿然跳下去,只好抽身往回走。
不遠處似乎有一處閃爍藍色光芒的炊煙。
雖然不合常理,但總有一種莫名的安心感:「那裡是安全的,得先到那裡才行」——大抵是這樣的感覺吧。
胡亂思考著,再次試圖聯絡迦勒底,出人意料的是居然連通了。
醫生的影像出現在光屏上,我鬆了一口氣,但沒有停下腳步。我開始產生不詳的預感,有什麼在催促著我快點到達炊煙所在。
“立香,靈子轉移突然啓動,恐怕事情並不簡單,也許是尚未成形的特異點,人理奠基值一塌糊塗,小心行事。”醫生少見的嚴肅起來,“但是這個反應⋯你在大城市裡嗎?”
“⋯城市?這鳥不拉屎的荒郊野外,連個人影都沒有。”
“可是你周圍都是生命反應,不是其他生物或者從者,而是「人」的生命反應。”
我被他說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趕緊藉著屏幕的微光往身邊看看,前方確實有什麼東西再向我移動,但是身材矮小,不像是人類。
“醫生確定是「人類」的生命體徵嗎?有沒有什麼差別?”
“嗯⋯精神非常衰弱,算不算?”
⋯開玩笑的吧。我看著那個小小的,披著斗篷的「人」一點點移動到我身前,再近一些,我發現「它」的右手(?)提著一盞黃色的燈。
別說是人,說是生物我都不信,幻想種也沒有長成這樣的。看清那東西身後海豚一樣的尾巴,扁平的綠臉和沒有瞳仁的黃眼睛我稍稍放鬆了一些:如果異世界的「人」都是這樣,拋開人理的扭曲程度而言其實挺可愛的。
⋯不,麻煩等一下。
那東西左手握著的是一把刀,確切的說,一把菜刀。

迄今為止所經歷過的魔術領域,不謙虛的說,已經算得上寬廣了,然而眼下的狀況如果發生戰鬥,雖說很丟臉,也只能先跑路走人。
話說回來走了這麼遠也沒遇到從者,我簡直開始懷疑自己的御主身份。
腦子飛快轉了幾下,我選擇謹慎的開始後退,與那個握著菜刀的東西繞圈子,幸運的是距離那藍色的煙已經不遠了。
沒有任何預兆,「它」手中的刀向我捅來。
方才的謹慎救了我一條命,但是這東西出刀及其迅速,顯然不是什麼善類。我繞開幾步,趁它還沒轉向我的瞬間抬起右手——
——「Gandr」!
看上去無辜的背影僵直不動了。
也不知道能眩暈多久,不過我管不了這麼多了,轉身朝著黑暗中亮眼的炊煙撒丫子狂奔,眼角餘光瞥見大量的光點像是被吸引了一般跟著靠攏過來。
我腦子裡“嗡”的一聲,終於明白醫生的「大城市裡」是什麼意思了。

背靠巨石,冷汗浸濕了後背。
失策,藍色炊煙的發源顯然是在巨石的上方較為平坦處,且不說我有沒有體力攀爬,現在的情況就算有體力也不可能成功的。
——我被包圍了。
平原上各種奇行異狀的生物——那不可能是人——發出刺耳的聲音。哀嚎,怒吼,冷笑,尖叫⋯都混雜在一起,就連空中也有高速下墜摩擦空氣的尖嘯聲。
我閉上了眼。
“手給我!”
頭頂突然傳來奇蹟般的話語,我慌忙抬頭,握住了從巨石上伸下來的手。

拉我上來的人,出人意料,是一名短髮的年輕女性,她指了指巨石平坦的表面示意我待在這裡,隨後探出身子去朝下面喊。
“阿拉尼雅!人救到了!”

莫非剛才空中的呼嘯聲是長槍落下的聲音嗎。
我看到身上穿著龍甲般戰鬥服的女性回頭打了個手勢,也不戀戰,騎槍一掃清出一條路,從巨石邊緣一躍而上。
“沒事,到了聖標就安全了。”短頭髮的姑娘遞給我一瓶外觀奇怪的飲料,“我是伊麗絲,這位是阿拉尼雅。你是新的獵人嗎?”
我被嗆了一口,剛想回答是迦勒底的御主,醫生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立香,不是從者,她們是人類。”
“⋯⋯”
搞什麼,就憑阿拉尼雅剛才的身手⋯不是從者?!
兩人聽到第四個聲音也沒有露出驚訝的神情,反倒小聲提醒我:“你手機開著免提。”
⋯⋯
“我是藤丸立香,請多關照。”
“請多關照!”伊麗絲眨眨眼,看我似乎想說些什麼的樣子做了個「請」的手勢。
我看看聯絡器,懷疑的詢問醫生道:“真的不是迦勒底的儀器出現了問題嗎?剛才那些東⋯生物明顯不是人類,怎麼會顯示人類體徵,如果那些東西真的是人類,那麼人理⋯”
我轉向了兩位女士,試圖聽到否定的答案,並且確認底下的那堆東西究竟是什麼。
然而兩人神情複雜的對視一眼,沈默了一陣,最終阿拉尼雅摘下頭盔,開口的語調有些奇怪。
“我不知道你的朋友是從哪裡得到的信息。”她瞥了下我的聯絡器,“但是你的朋友的判斷沒有錯,那些東西,使骸,是人——死去的、病入膏肓的生命。”


TBC.

评论(3)
热度(18)
  1. 揣手手的貓雲生結海樓。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雲生結海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