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生結海樓。

楚云生,爬墙选手。
明年高考了,更粮极慢。
脑洞一整本,填坑在梦中。

—— fgo/二世 就是一個摸魚(⋯

前文大約是有個小可愛匿名c了二世跟我道晚安,溫柔到突然爆哭(⋯)
#收到孔老師關心愛護而爆哭的咕噠子#
*自習睡不著摸魚(ntm
——————————
埃爾梅羅二世…他的嗓音已經有些沙啞,卻也意外的因此染上了砂紙一般的磁性。這是我第一次聽他本人談及這個話題,用電流般滿帶蒼涼希望的聲音。
「無論如何都要追隨的人」…嗎。啊啊,我明白的。僅僅是看那份似乎注視著我,事實上卻凝望著遠方的另一個身影的目光就瞭解了。
實在是溫柔,並且嚮往的過分了。

那人的指尖似乎永遠都縈繞著時間洗不掉的雪茄,抑或香煙的味道,因為長期過度緊張的戰鬥還有些抑制不住的顫抖。我常常妄想這個男人的懷抱是有多麼溫暖,深紅色的風衣是以如何的角度揚起,隔絕開他身前和他周圍的兩個世界。僅僅是被摸了頭就令人驚異而又欣喜得有些喘不過氣來,我幾乎無法挪動身子甚至開口說一句完整的話。

就連這句晚安,也是意料之內的使人熱淚盈眶呢。

评论
热度(15)
返回顶部
©雲生結海樓。 | Powered by LOFTER